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读盘 - 我在直播第一村里,看带货网红“野蛮生长”

原标题:读盘 | 我在直播第一村里,看带货网红“野蛮生长”  『 对摄影师而言,除却品牌不同、磨损程度不等的摄影器材外,“硬盘”是每个人绕不开共业的工作伙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硬盘中的素材越攒越多,许多好照片逃不了“积灰”甚至遗失的命运。我们开设“读盘”专栏,请你来讲那些年的拍摄故事,让尘封的硬盘开口说话。 』 你现在看到的是 “读盘”栏目的第 1 期 加载自摄影师杨一凡     2020年4月1日,“带货女王”薇娅在某直播平台上卖出了电商史上首单火箭,售价4000万元。同一天,锤子科技创始人、年近50的中年男人罗永浩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带货生涯,3小时卖出一个亿……越来越多的人涌向直播间,在屏幕前肆意吆喝,“直播时代”悄然而至。 我问了很多人一个相同的问题: 为什么进入直播间观看直播? 收到了很多不同的回答。 “在直播间买东西便宜”“主播长得好看”“看直播是一种陪伴”“在直播间总能找到和我有共鸣的人”“直播间?的?,是实时在线的”“很多?做直播没有脚本,也没有提字卡”“可以通宵观看,总持?直刷,机器不会停?”“对我来说个?隐私和公共?活已经没有界限”…… 2019年5月到6月,我和搭档林宏贤进行了一个聚焦“直播村”的选题拍摄,去了浙江义乌的北下朱村和河南商丘的王公庄村,看到了两个陌生又熟悉的中国农村。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27岁的主播丽丽在展示泡泡机。  △ 2019年6月15日,以画虎闻名的王公庄村仍有近半村民依靠种地维持生计,一位承包了专职画虎人农田的村民感叹道:“像我这样种田的和那些画老虎的之间,收入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至少得有十倍吧。” 说到陌生,它早已不是刻板印象里青壮年流失、老龄化严重、与新事物脱轨的农村生态。说到熟悉,在此蓬勃发展的短视频文化,让人们见识到了各种以往不曾接触的东西,一再缩小着城乡居民的视野差距。  △ 2019年5月25日,浙江义乌东阳江,32岁的雯姐为了拍摄吸睛的短视频,在漂在湖中的水床上展示床品。  △ 2019年5月26日,浙江义乌,一位在公园内直播售卖闪光玩具的小姐姐。直播带货其实是一件挺累的事,不光是脑力活更是体力活。   △ 2019年5化缘月27日,浙江义乌,1996年出生的李思缘在直播中试用一款化妆水,直播带货前,她是一名幼儿园老师,每个月工资四千。  △ 2019年5月28日,浙江义乌北下朱地区,一辆跑车驶过,当地通过直播带货赚到钱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浙江义乌北下朱村的直播主播闫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嘲曾经是个“?穷?丑”的?,2014年,这个在?家创业失败的28岁年轻?,背负着50多万元的债务,告别家乡来到义乌,期望能从电商?“淘?”,东?再起。  刚到义乌时,囊中羞涩的闫博??吃了2个?的馒头,“那简直是??低?”。他?天学着做传统?购客服,晚上去夜市摆地摊。“传统电商流量红利越来越少了,?意做不起来”,陷入苦闷的闫博常靠刷短视频和直播解压,渐渐地从屏幕这头走向屏幕那头。 闫博以前是个?艺?年,?学时组过乐队,弹得一手好吉他。慢慢地,他靠在短视频平台上弹吉他吸引了不少欲知足少粉丝,很多同城的粉丝还会来找他学吉他。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闫博准时进入直播间,与经常来看他弹吉他的“老铁”打招呼。 除了吉他外,闫博也会和粉丝们分享??创业过程中的五加行?活点滴,“?铁们,我去进货了,今天?被?板压了很多货” “?铁们,我今天给?家弹??许巍的新歌”“我在开?”“我在??批发玩具”……没想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常镜头,竟然吸引了不少?友的关注。  △ 2019年5月25日,浙江义乌,闫博在一间仓库里直播卖T恤。他曾创造过一个月直播销售35万件羊毛衫的纪录。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闫博在等待玩具商家出货时睡着了。 我问闫博,在他眼里,短视频和直播有什么过人之处?他的反馈是:认为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更真实、接地气,能直观地展示商品。“随着主播’?设‘的确立,粉丝对主播的信任度越来越?,我们?需支付?额的营销费?,便能卖出?量商品。” 闫博的“逆袭”故事让很多人看到了成功的希望。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来向他咨询销售的技巧,闫博与平台的另一位主播侯悦合伙开办了一间直播带货培训公司,教四无量心人直播卖货。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侯悦是一位脑性瘫痪儿童的妈妈,通过直播平台拍摄她与儿子的日常,受到众多网友关注。  △ 2019年5月25日,浙江义乌,闫博和侯悦合伙开办了一间直播带货培训公司,黑板上写着他们的一些心得体会。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闫博和侯悦在玩具加工厂内拍段子。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侯悦在提货时看到一件适合自己的裙子,准备试穿。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一家小规模玩具厂的运货电梯里挤满了前来提货的直播带货主播。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结束一天的直播培训后,闫博躺在床上玩手机。 这是我第?次如此近距离地了解直播带货群体,“草根”阶层的“逆袭故事”里,还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套路,?切还是得依靠勤奋。 我也是个“草根”,只是手里拿的家伙什儿和主播们有些许不楞严经同。  2019年,我的?作模式也像是从实体店销售到进?直播间带货的转变?样,开始变换频道,从传统媒体机构辞职,创办“?像SoulPix?作室”,由单纯的报道摄影向纪录短?领域拓授记展,专注于记录?时代下的个体故事。 转型过程中,我常在思考:报道摄影还能拍什么?我想,这个问题,每个摄影师都有不同的答案。 在日新月异的当下,我们并不缺少拍摄题材,而是缺少继续坚持报道摄影的?。为了活着,我试图寻找报道摄影的另外?条路。 作为?份?作,我首先要完成的是养活??。这需要摄影师有经营意识、沟通能?,要维护和各种平台以及客户的良好关系。但所有的一切,都不得违背我的“规矩”:坚持内容报道独立,不受品牌方左右。 以“义乌直播村”为例,其实我在很多年前的“电子烟表演者”摄影专题拍摄时,便接触到了这类直播带货的人群,当时的好奇心让我留了个心眼。2019年,我正好读到一则与直播村相关的报道,报道留有的挖掘空间让我兴奋。在与合作平台的栏目编辑沟通后,选题顺利通过,获得了进行“直播村项目”的拍摄机会。但这次项目只是让我在了解直播带货生态的四禅八定进度条上快进了一步,在之后的大大小小拍摄过程中,我都会留意与之相关的人群,不断填充、深化属于我的“直播时代”项目。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摄影师在提升摄影专业素质之外,学会更多技能,例如视频素材拍摄和导演剪辑等。 我经常和摄影师朋友开玩笑,现在,图?传播很多时候变成了?娱?乐,拍视频送图??点也不夸张。各大平台、机构更容易接纳短视频、纪录短?,甚?纪录??的形式,图?在公共领域的传播属性在不断减弱。 各个大流量短视频平台的兴起,让只拍照?的摄影师们不得不去重新思考,要么去迎合,去下沉;要么继续保持独?性,做苦?僧。当然,很多人和我一样,为了活着,只能不断增加接单能?,去拍视频,去玩抖?…… 幸运的是,我和我的团队目前收?稳定,更幸运的是,我能继续做着??喜欢的事情,拍??感兴趣的选题,不用再像以往一样,在所属媒体调性与个?视觉表达之间纠结摇摆。 佛事 也挺好。   本文校对:赵琳













目犍连       
金刚经       
大迦叶       
须菩提       
富楼那       
迦旃延       
阿那律陀       
优婆离       
金刚经       
罗睺罗       
龙树菩萨       
三论宗       
唯识宗       
沙弥尼       
式叉摩那尼       
地藏经       
优婆塞       
优婆夷       
长寿佛       
白度母       
返回列表